榴莲嘎嘣脆

生日快乐

未来必将更精彩

[方洛]“歪?别的小朋友都有男朋友来接了,我的男朋友呢?”

“歪?”的电话梗。

被电脑排版的间距吓到了,怎么这么大?!

方翔锐说过,没有自己搞不定的事。

“那右右就麻烦你照顾几天啦,明早我把她送过来!”姑妈欢快地挂掉电话,留方翔锐一个人在电话另一头发懵,这个可能真的搞不定!

“Oh no!我的暑假才刚刚开始啊!”方翔锐把手机扔到床头柜上,将自己砸进床里,不愿接受自己要照顾小孩子的事实,姑妈出去旅游为什么不带上自己的孩子!?还有,现在的小孩都不过暑假的吗!?

方翔锐,男,大二学生,就读于上海F大,专业是编剧,兴趣爱好是王者荣耀,不抽烟不酗酒,五好青年一枚。优点多的数不过来,缺点只有一个——自信到傻逼。

他的室友林墨在某天半夜起来上厕所时看到他只穿着内裤站在阳台上赏月后,得出了一个新的结论,“方翔锐就是傻逼”。“你闭嘴哦我告诉你!”方翔锐纠着小八字眉朝林墨喊道。

方翔锐是独生子,亲戚里的弟弟妹妹也少,所以不太喜欢和小孩子接触,自己的八字眉也总是会让小孩儿感到害怕。这不是他自己乱说的,姑妈的孩子右右在周岁的酒宴上只看了方翔锐一眼就哭得稀里哗啦的,周围的大人都懵了,最后方妈把责任都归到方翔锐身上“你看你妹妹皱什么眉头?你就不能笑着看着她?”,我也不想啊,可是皱着眉头不是帅一些嘛。

所以,当姑妈拜托自己照顾右右时。方翔锐是很不情愿的,也很不理解,“不是放暑假吗?怎么还要接送上下学?”

“你呀没养过孩子不知道,右右周围的小朋友可都是趁着暑假学好多东西呢,什么英语啊、画画啊、跆拳道啊……我待会儿把作息表发给你。”

“哦……”

方翔锐看到右右的作息表时是崩溃的,每一个时间段都满满当当的,右右不能休息也就意味着自己不能休息。“这都什么啊…六岁的小姑娘学什么跆拳道啊…”

第二天一早,姑妈就把右右和一个小小的行李箱扔进了方翔锐家里,“那就麻烦你啦,姑妈回来给你带吃的!”

吃的无所谓,您早点回来就行了。方翔锐在心里接话。

“方方哥哥,我一会儿要去学跆拳道了,我们早一点出发,不然要堵车啦。”右右拉了拉方翔锐的手说道。

“好!”方翔锐突然觉得感觉还不错,有这么个小小的女孩儿拉着你的手软软地喊你‘哥哥’,嘿嘿嘿如果不学跆拳道就更可爱了。

右右坐在副驾驶座上,把玩着衣服带子,方翔锐觉得车里的气氛太尴尬了,还是跟右右多交流一下比较好,毕竟要相处好几天呢。

“那个,右右,好久没见你,怎么觉得你吃胖了一点?”

“……”

“诶,不是不是,你脸变圆了挺可爱的!”

“……”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看哥哥的脸也变圆了”

“哥哥,绿灯了快走吧要迟到了”

“……”方翔锐觉得气氛更尴尬了,但是话还是要说的!换个话题好了。“右右啊,你怎么想学跆拳道呢?”

“妈妈让我学的”

“…奥,那你想去吗?”不想去我就有话说了,我也是叛逆小孩儿哼。

“想啊!”

我为什么要说话呢?

“教我的老师可好了,叫何洛洛,何老师特别温柔,笑起来可好看了”

“叫什么?何糯糯?”这名字怎么这么…可爱…

“是何洛洛啦!待会就可以见到了”

“那右右觉得哥哥笑起来好看吗?”方翔锐自信地拧起八字眉绽放了笑颜。

右右只瞥了一眼“哥哥,别说了,到了”

小孩子,不计较不计较。

“就是这儿了”右右蹦蹦跳跳地进了一间教室,方翔锐跟在后面提着书包。

“呀!这不是右右嘛!今天来这么早!”一个皮肤略黑的高个男生穿着跆拳道服从教室最里面飞快的跑出来接住了跳到他身上的右右,顺势看了一眼方翔锐。

啧啧跑的太快了都成高糊了,“咳咳,何老师好,我是右右的哥哥,方翔锐”说罢咧开嘴笑了笑。

“哥哥好…不是,我是说你好!”何洛洛看着方翔锐的梨涡有点失神,竟一下子喊顺了口。方翔锐看着对方瞬间红了的脸笑得更欢了,对方只能抿抿嘴掩饰尴尬。“何老师,右右下课了我再来啊。右右,你要好好上课啊,我就坐在外面等你。”

“方方哥哥白白”右右挥了挥小手,何洛洛也冲他摆摆手。方方?这蠢蠢的名字挺适合他的。

如果说摊上孙亦航这么个早上5点叫他起床的朋友是何洛洛最懊悔的事,那么跆拳道教室两面墙全是玻璃就是何洛洛更懊恼的事。教室外有供家长休息的桌椅,此时方翔锐就端端正正地坐在那儿,一动不动地看着教室内——的何洛洛。

一开始何洛洛只是无意向外看了一眼,发现方翔锐正看着自己,但之后就感觉到了炽热的视线聚集在身上,热!何洛洛只能时不时的向外看一眼,冲他笑笑。

而方翔锐可没管何洛洛有多别扭和尴尬,脑子里一直想着“啧啧啧看着这么瘦弱打起跆拳道来这么帅!”“我天他对我笑了怎么这么甜!”“我的妈胳膊上全是肌肉!”“这就是个暴力小甜豆啊!”“金刚芭比就是他了吧!”还没等方翔锐从头到脚细细地品一遍就下课了,右右蹦蹦跳跳的出来“方方哥哥,你刚刚是不是一直在看我?我学得好不好?”

“啊,右右学的可好了,我看了特别棒!”方翔锐差一点就忘了右右也在学,只能胡邹几句。

何洛洛也从教室走出来,揶揄地看了一眼方翔锐,走向一个角落接电话。“喂,打电话干嘛……歪?那别的小朋友都有人接回家了,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呢?”

方翔锐走到何洛洛身后清清楚楚的听到了他说了什么,心里一个卧槽,甜豆有女朋友了?不过看这语气怎么像是男朋友呢?

何洛洛挂掉电话一转身就看到方翔锐神情复杂的看着自己,“那个,方翔锐,你别误会,这是我一朋友,发神经呢。”妈的孙亦航你完蛋了。

“奥…那我先带右右走喽”方翔锐不知道该不该信,但右右已经跑出了门,自己只能先追出去了。

回家的路上,方翔锐有点忍不住,开口问了右右,“右右,你们何老师有没有女朋友啊,或者男朋友?”

“嗯?没有吧,但是何老师有一个特别好的朋友,也是黑黑的”

“奥……”那刚才何洛洛说的就是真的了,那太好了。“右右,能帮哥哥一个忙吗?明天来上课的时候帮哥哥要一下何老师的手机号好不好?”

方翔锐还是自信的认为没有自己搞不定的事,仅仅陪着右右上了半个月的跆拳道课就已经搞定了何洛洛,也许是被搞定?牵着何洛洛的手都能感觉到一手臂肌肉的控制力,无所谓,都一样,甜豆到手万事无忧。

方翔锐在姑妈旅游回来后自愿承担起了接送右右上跆拳道课的任务,反正也要去,顺便送下右右也是挺好的,不过晚上方翔锐还要再来一趟,接何洛洛下班。

有一天下班的时候,另一个女老师的男朋友早早地就在外面等了,何洛洛望了半天也没望到方翔锐,只好打电话,“歪?别的小朋友都有男朋友来接了,我的男朋友呢?”

方翔锐堵在路上正心烦,接了电话刚想解释就听到何洛洛俏皮的话,心情变好了不少,“你男朋友就快来了,小朋友不要上了别人的车啊。”

写完了发现糯糯的名字打错了,如果还有错的见谅(;′⌒`)

[方洛]去鬼屋吗?

提问:大学的暑假该怎么过呢?

回答:当然是……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不是大学生。

脑洞来自微博的一个鬼屋梗






1.大学暑假该怎么过?

当室友孙亦航提出这个问题时,方翔锐也陷入了沉思。

方翔锐和孙亦航都是就读于上海某大学的大一学生,高考结束后不久就该是他们放假的时间了。可是这个暑假该怎么过呢?像去年一样,从6月9日之后就开始奔赴各个娱乐场所狂欢;还是像初高中时一样,在假期认真的完成一下暑假作业?

“可是我们的作业是实践活动啊”孙亦航无奈的敲了敲上铺的床板,“而且,我老了出去玩不动了”。

方翔锐坐在上铺朝天翻了一个白眼,以表现两个提议都被否决了的不满,反正孙亦航也看不到。

“那你说我们去干嘛?回重庆避暑?”方翔锐拧着八字眉从上铺跳下来。

“哥们儿你没病吧?”孙亦航伸手顺势打了一下方翔锐,于是方翔锐就栽倒在对床的下铺上。

“诶你说展逸文怎么还没回来?”瘫倒在对床下铺上的方翔锐突然想到,“出去玩都玩了一整天了,就算偷渡这个时候也该趁夜色潜回来了啊,而且是跟池忆出去玩,还不是去踢球,你说他怎么还没回来啊?”。

“你怎么管这么多?他下午给我发微信说去鬼屋玩儿,不小心打伤了扮鬼的工作人员,估计现在还在医院”。

“鬼屋?去那儿干嘛啊活受罪,而且展逸文根本不怕鬼,这还有什么意思啊?”

“啧,池忆怕鬼!”

“那就更没意思了好吧!”

“闭嘴吧方翔锐,不想跟你说话了”孙亦航不想再浪费口舌并且表示无法拯救方翔锐这个直男癌晚期患者。

寝室在孙亦航低头看手机后陷入了死寂,方翔锐半天都没有动静。不对劲,这太不正常了,难道是我说话没耐心伤害到他啦?孙亦航略有歉意的抬起头,准备说点什么,与此同时,方翔锐突然叫出声“啊!孙亦航!不如我们去鬼屋扮鬼吧!”

呵,为什么要担心方翔锐?

“神经…”

“我说真的!去鬼屋搞社会实践也是一样的!”

“喂,很容易受伤的好吧,游人一激动就把你掀翻了,如果再遇到像展逸文那样的,你就挂了”

“怎么会~孙亦航~我们就去鬼屋扮鬼好吗好吗好吗好吗~”一米八几的方翔锐从对床翻起来跑到孙亦航身边坐下,低音炮里掺杂着撒娇的味道。孙亦航都快吐了。

“呕…好好好好!”

“Yes!”得到肯定后的方翔锐又一跃而起翻到上铺,拿起手机找鬼屋兼职信息。孙亦航一边给自己顺气,一边看着手机壁纸[别激动别激动 有点耐心],但愿不会太糟糕。

2.“这是…什么鬼?!”

一大早就被方翔锐拉起来,说是已经联系好了,但是第一天上班一定不能迟到,要做一个敬业的鬼。孙亦航在心里感慨了一下,方翔锐平时看起来蠢蠢的,但是关键时刻他还是个脑子很清醒的人。

但是,当方翔锐带着他走进儿童乐园时,孙亦航震惊了,“诶,这儿有鬼屋吗?”

“怎么没有?你走快一点,你看,这条路尽头那个红房子就是了”方翔锐超级亢奋。

“这儿都是小孩子,吓着小孩儿了怎么办?”

“哎呀,你怎么婆婆妈妈的,肯定不会有事儿的,我都看了这个鬼屋的简介啦,不是很吓人的,就是锻炼小孩子勇气的。而且,你看,儿童乐园不只有小孩子的。”

果然,园中三三两两的大人还真不少。

“到了!你好,我是方翔锐,这是我的朋友,孙亦航。昨天跟你们联系过的!”方翔锐一手拽过孙亦航,笑着跟站在鬼屋门口的工作人员做介绍。

“奥我记得我记得。是这样,你们虽然是好朋友,但是工作中可能不能待在一起,因为我们需要的鬼一个要放置在入口,一个在出口,这个可以接受吗?”方翔锐和孙亦航对视一眼,都点头表示同意。

“那好,现在去换下衣服吧”

3.“这又是什么鬼…”

孙亦航很崩溃,他被迫套上了一个奥特曼里的怪兽那样的壳。“这不是鬼屋吗,怎么…卧槽!方翔锐?”话还没说完,他就被吓了一跳,方翔锐被化了吸血鬼的妆,本来就白的脸现在白的瘆人。

“孙亦航,我有点同意你的看法了,这什么鬼…”方翔锐本来还以为可以化成满脸鲜血还带着黑色伤疤的更酷一点的鬼,谁知道变成了低配版的吸血鬼。“算了,这是我自己的锅,但是这难道不会给小朋友留下心理阴影吗?”

两人被不同的工作人员带走,方翔锐去了入口处,孙亦航去了出口处。

鬼屋开始接待游客了,方翔锐竟然还有点小紧张,虽然刚刚工作人员叮嘱了他该怎么做出鬼屋的效果又不会过于吓人,但他还是心里没底。尤其是现在站在黑暗中,左右眼皮轮番着狂跳,俗话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来人了来人了!”门口的工作人员低声朝门内的方翔锐喊道。方翔锐深吸一口气,回想起刚才工作人员说的‘往前扑一点是个意思,游人遇到什么紧急情况一定不要接着吓他,往前带一带路,保护好自己,不要蓄意挑衅’,还是紧张,第一个人会是什么样的呢?

“诶,林墨你走快一点,跟着我”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声音糯糯的带着点鼻音。方翔锐意识到这似乎是个大孩子不是小孩儿。

“哎呀你不就是害怕嘛,我跟着你呢”

这个声音充满磁性,还有点慵懒,应该刚起床没多久。

方翔锐咽下一口口水,准备开嗓子吓人,刚把嘴张开,发出“嗷”的声音,就看见一个白T黑裤头发有点卷皮肤黑黑的(?鬼屋都是黑黑的)男生一溜小跑过来,身后跟着一个穿着奶黄色T恤带着黑框眼睛的男生。还没发完的“嗷”化作气音消散在嘴里。

他冲我跑过来干嘛?打我?!

方翔锐心中暗叫不好,借着鬼屋时明时暗的光他看见那个男生腿上发达的肌肉。

想跑,却被喊住了。

“你好,鬼…先生?”

啊,是那个糯糯的声音。方翔锐没敢动,等着下文。

“我有点怕,所以…可不可以温柔一点,不要太吓我?”男生睁大了眼睛歪头看着方翔锐。

还有这种操作?方翔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是工作要随机应变,所以他扬起嘴角,冲男生笑笑,这样也许会好一点吧?

“那个,你可不可以不要笑,这样更恐怖了…”

我不要面子了?方翔锐心中刷过一屏幕的卧槽。顾客是上帝,顾客是上帝!

“那我可以稍微吓一吓你吗?”毕竟自己是个“鬼”。

“可以!”

“嗷~”这样总可以了吧?“这样你害怕吗?”

“还好…”男生对方翔锐的行为有点无语,他觉得这个鬼有点傻。

“噗嗤…”一直没说话的黄T男生笑出了声,“何洛洛,你要和鬼在这里协商多久?”

何洛洛?方翔锐看着眼前的人觉得这个名字还真适合他,糯糯的。那,这个应该就是刚刚被唤作林墨的人了吧。“你们赶紧走吧,后面才比较有趣”

何洛洛突然意识到自己在这儿说了挺久,一定耽误了后面的人,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谢谢你了!你…真的挺温柔的!是个好鬼!”说完,拉着林墨走了。

方翔锐突然明白了儿童乐园的奥义,不是只提供给年龄小的孩子玩的,还是提供给心理年龄小的人玩的。

不过他好可爱嗷。




4.中午换班匆匆吃了饭,下午接着扮鬼,一天下来方翔锐感觉身心受到了摧残。

“孙亦航,我再次同意你的看法,儿童乐园设什么鬼屋,小朋友太能叫了,我现在都还耳鸣!”

“你别说了,我今天不知道被打了多少次!”

“为啥?我咋没被打?”方翔锐震惊了。

“你是个抖啊?可能是怪兽的壳比较好玩吧”

“对了,今天还遇到了一件好玩的事。”方翔锐把早上的经过告诉了孙亦航,孙亦航听完后没出声。“诶,你说句话啊,是不是特别有意思?”

“是早上来的第一批游客对吗?”孙亦航看着方翔锐眯了眯眼睛。

“对啊”

两人之间又沉默了,“到底怎么啦?他们打你啦?”

孙亦航摇摇头,长叹一口气,“那个黄衣服的哥们拍了拍我的头说‘啧这个怪兽还没我高,好想带回去当宠物,那应该就是我养的最大的宠物了’,你说气不气人?”

方翔锐没忍住,大笑出声,结果招来孙亦航一顿打。

“诶!等等!孙亦航,你看!那就是早上那两个人!”方翔锐按住孙亦航,兴奋的朝冰淇淋屋指去。“我们去搭个讪吧!”

???孙亦航真是怕了方翔锐的提议,害怕又像来鬼屋工作一样导致不好的结果,但回过神来时方翔锐已经跑过去了。回去一定要买条狗链子拴在他脖子上!





5.像正常的搭讪一样,四个人了解了彼此的姓名,性别,就读的大学,性向,哦,这个没有。

四个人竟然是一个学校的,而且在林墨和何洛洛知道孙、方两人就是早上去的鬼屋里的鬼后,林墨对何洛洛笑的意味不明,而且不断的看向方翔锐。

“哎呀,时间也不早了,孙亦航,我也想去鬼屋工作,你带我去看看吧”林墨突然que到孙亦航。

“啊?但是我是被方…”

“没事没事,我们就去看看”

林墨拽着孙亦航的衣服走了。

“诶,那边不是去鬼屋的的路!”孙亦航突然被刚认识的人拉走,方翔锐还是有些不放心。

“没事的,林墨很靠谱的,而且他不是坏人。那我们去门口等他们吧”

“那,好吧”

两个人无言,还是何洛洛先挑起了话题。

“那个,方翔锐,你暑假会每天都来吗?”

“对啊,如果没什么大事,就一直在这儿当兼职”

方翔锐悄悄瞥了一眼何洛洛,到底是怎样的人说话语气才会这么可爱。

“那我以后来,你可不可以都温柔一点?”

何洛洛也悄悄看了眼方翔锐,这个人也太傻了,傻到冒泡,但又很招人喜欢。

“…可以”

“嘿嘿,那太好了!”

两人都扭头,对视了一眼,脸上都是藏不住的开心。

在鬼屋工作真的好累哦,方翔锐心想,但是再累再苦都当自己是二百五吧,毕竟还有个糯糯的‘小朋友’需要自己温柔的对待啊。

END.

黄其淋生日快乐呀。静候。

生日快乐





等你成为世界中心

生日快乐 

愿你幸福安乐

我好想你